118阅读网 > 都市职场 > 超能交易所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学做艺先学做人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学做艺先学做人

推荐阅读:北尊凌峰盛唐不遗憾装傻王爷俏医妃唐唯恩万道成仙我刷视频就能赚钱徐子墨廖如烟神都猛虎岳风一世豪婿岳风神都猛虎岳风柳萱桃源奇门医仙

    同学们看到孙老师发怒,都愣住了,戴伟也停住了表演,诧异地看着孙老师。http://www.chuangshige.com/novel/13191578/


    孙老师走到戴伟的面前,痛心地:“戴伟,我当时就是这样教你表演的是吗?”


    戴伟有些尴尬地:“不是,老师,我……”


    孙老师打断了戴伟:“住口!我问你,什么叫演员?你们都是专业学表演毕业的,你们当初上学的时候,梦想都是什么?!就是为了出名吗?!”


    众同学看着孙老师,都低下头不说话。


    孙老师痛心地:“你们都忘了当初我是怎么教你们的吗?!从来就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多少世界顶级的表演大师,也都跑过龙套,但就算是龙套,他们也会认真对待,力求把握住他所演的那个人物的特点。再看看你们现在,一个个嫌角色小,赚钱少,镜头少,你们真的以为自己的表演已经很厉害了吗?!”


    赵坤上前劝着孙老师:“老师,您说的对,我们错了,您别生气。”


    孙老师怒气未消的指着戴伟:“他们再怎么样,也还在坚持演戏,可你呢!?四年大学,你学的技能都干什么用了?!天天就这样恶搞博出位,做这种上不了台面的表演,你对得起你自己四年的青春吗?!”


    戴伟看着老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孙老师带着几分怒意地:“还记得当初我讲过的那个宁死不折腰的京剧名角的故事吗?”


    戴伟低着头:“记得……”


    民国年间,在上海有一位唱旦角的名家,名叫霍冉,因为当时电影、歌厅的盛行,使得京剧受到巨大的冲击,为了吸引观众,霍冉突然奇想,开创了所谓的“新派京剧”,并花重金进行宣传,新编剧《牛郎织女》首演当天吸引了大批的观众到场。


    戏台的中间居然挖出了一个水池,池内注满了清水。


    观众们看到,都感到十分的诧异,不明白这是何用意。


    就在此时,戏台边的文武场敲响开场锣,京剧《牛郎织女》开演。观众们都聚精会神的看着,期待着所谓的新派京剧到底有什么不同。


    霍冉扮演成七仙女上场,从唱腔、唱段来看,依然是传统京剧,并未见有任何创新,台下的观众看到,顿感失望,一时嘘声、倒彩声四起。


    此时剧情正好推进到了七仙女要开始沐浴的情节,只见其他数名扮演仙女的女旦角,竟然真的轻解罗衫,着跳入水池中开始嬉戏。而霍冉竟然也跟随着跳入水中,和其他旦角一起在水中嬉戏,做着各种妩媚撩人的动作。


    这一变化,让台下的观众看到纷纷惊讶,有人捂起脸不好意思再看,更多的是好事者开始起哄叫好,场内一片哗然……


    演出过后,新派京剧和霍冉的名字,立刻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条,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明星,新派京剧火遍上海,变得一票难求。


    霍冉本以为自己的爆火可以带动京剧的发展,兴奋地提着礼物去看望恩师,却遭到恩师的斥责。


    “霍冉,当初教你学戏的时候,我教你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师父厉声喝问。


    “未学做戏,先学做人!”霍冉恭敬地回应着。


    师父痛心地追问:“还有呢?”


    霍冉继续回应:“万般皆下,戏德最高!”


    师父痛心地指着跪在面前的其他师兄弟:“难为你还都记得、你看看他们,虽然穷苦,可还在坚持好好唱戏。可你呢!?学艺十年,不求上进,为了出名,编出这种伤风败俗,有辱戏德的戏码,你真是愧对先人,愧对自己!这是对我的侮辱,我于某人是唱不动了,却教出这样的徒弟,我没脸见人!


    霍冉赶忙跪倒,拉住师父:“师父,您千万别再动气,是我错了,我愿听从师父的教诲!”


    师父回身看着霍冉,痛心地:“我告诉你,京剧传承百年,无论我们如何改编翻新,都是为了让它更好的传承发展。但你却为了牟取暴利,故意增加那些庸俗不堪的戏码,那就是违背了创立京剧的先人的初衷,更是对京剧最大的侮辱!”


    霍冉被师父骂得低着头不敢说话。


    师父厉声地:“你给我记住,如果你以后还要出演这种污秽不堪的戏码,咱们就彻底断绝师徒关系,再不来往!”


    霍冉连声答应:“师父说的对,我学艺十年,却不钻研如何唱好戏,去搞这种小聪明,演这种有伤风化的戏码,我愧对师父的教诲!我给您丢人了!霍冉保证,以后再也不演所谓的新潮京剧了!”


    师父冷着脸看着霍冉:“你确定以后再也不演你那新潮京剧了?!”


    “绝不再演!”霍冉郑重地承诺着。


    恰在此时,军阀陈司令送来请柬,点名请霍冉和师父一起到他家唱堂会,演唱《杨门女将》。


    师父见霍冉诚意改正,也原谅了他,同意一同出演,来到了司令家。


    师父和霍冉一起做着开演前的准备。


    司令的副官却来到后台,宣布司令要求增加一段戏码。


    霍冉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临时加戏码,这没有排练过,恐怕有一定难度呀。”


    副官不以为然:“有什么难的?司令就是要求,在佘太君和穆桂英以及杨家众寡妇,在出征前加一出“沐浴斋戒”的戏码。”


    霍冉一愣:“沐浴斋戒?!”


    副官斥责着:“装什么呀?你那新潮京剧里不是很多这样的类型吗,加上去其他照演就是了。”


    师父听到立刻起身,生气地:“不行!我于某人唱得是正统的京剧,绝对不演这种污浊的戏码。”


    副官冷笑着眼睛一瞪:“不演?!于老板,你最好想清楚,司令的脾气,你不至于没听说过,今天他可是请了贵宾,你们要是把戏演砸了,司令怪罪下来,你们恐怕是要小命不保!”


    霍冉看着刘成,又看看师父,有些害怕地:“副官,您别动气,容我劝劝师父!”


    副官哼了一声,并不说话。


    霍冉走到师父的跟前,师父生气地:“劝什么?我说不演就是不演!”


    霍冉压低声音:“师父,您别生气,反正他们要看的也是咱们这些男人。实在不行,我去跟副官说说,安排那几个姑娘去演就是了……”


    师父愤怒地:“住口!简直是一派胡言!霍冉,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再也不再眼那种伤风败俗的戏码?!古人云,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我是坚决不会向恶势力低头,毁掉我一生清名!”


    副官听到之后,哼了一声,轻拍了几下巴掌,数名持枪的士兵进入后台。


    副官:“给我好好招呼两位老板,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加戏,就给我架上台去演!”


    士兵们端着枪逼近师父和霍冉,霍冉害怕地回身看着师父。


    师父大义凛然地看着面前的士兵们,毫不畏惧,突然扭动身躯,狠狠地一头撞向了旁边的墙壁。


    霍冉和士兵们发现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师父一头撞在墙上,鲜血顺着额头留下。


    霍冉惊慌地扑到师父跟前,哭喊着:“师父,师父!”


    师父艰难地抬起头,看着霍冉,用尽最后的力气:“你记住。宁学杨门传千世忠烈,莫恋虚荣失百年艺德……”


    师父说完,歪头死去……


    霍冉回味着师父的话,抱着师父的尸体跪倒在地,放声大哭:“师父!”


    副官恼火地看着霍冉和师父,快步上前,厉声地:“不许哭!司令在前面宴客,你要是敢坏了司令雅兴,我现在就崩了你!”


    霍冉强忍住哭声,回身愤恨地瞪着副官!


    副官:“看什么看,马上给我上妆,准备上台!”


    霍冉看着副官,又看看师父的尸体,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却不走向梳妆台,径直走向“出将”门。


    副官诧异地呼喊:“你干嘛去?!”


    霍冉却不理睬副官,直接掀开帘门走了出去……


    院子正中的空地搭起了戏台,陈司令坐在正对戏台的主座,陪几位宾客正在说笑。


    霍冉一身便装,素颜走上了戏台。


    副官带着几名士兵追了出来。


    陈司令等人看到这情景,都微感诧异,疑惑地看着霍冉。


    霍冉走到戏台中间,恭敬地向着陈司令等人深鞠一躬。


    霍冉深沉地抬起头站好,开始说话:“陈司令,各位好,我是霍冉。”


    陈司令看着霍冉:“霍老板,辛苦了,一会儿要多卖点力气,演好了,本司令重重有赏。”


    霍冉继续地:“我上台来就是想跟各位说几句话,希望司令能够允许我说完。”


    陈司令摆手:“你说吧。”


    副官等人站在戏台边等候着。


    霍冉慷慨陈词:“我明白,陈司令以及今天的各位宾客请我来,其实就是为了看我的新潮京剧。可你们知道,我是怎么编出这所谓的新潮京剧吗?!近些年,西洋的文化席卷全国,夜总会、舞厅、酒吧如同雨后春笋,使得很多人流连忘返,渐渐地不再喜欢我们传统的戏曲……”


    陈司令忍不住开口:“也不能这样说啊,霍老板,我就很欣赏你,还专门请你来唱堂会,而且你现在也是名扬四方,不会再缺演出了。”


    霍冉苦笑着:“可就在几个月前,我还要到处恳求,才会有剧场允许我驻场演出,为了保持京剧的传统,我做过种种努力,可惜真的是无力回天,无法赢得观众喜爱。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耍小聪明,走偏门,搞出了所谓的“新潮京剧”。”


    “霍老板,你能开创先河,为京剧创新,我和我父亲都是非常佩服的。”陈司令称赞着霍冉。


    霍冉苦笑:“佩服我?我现在对自己只有痛恨。为了活命,我不惜走**路线来吸引观众,其实却是败坏了传统艺术,更丢失了做为艺人的艺德。就在刚才,我的师父就用生命捍卫了一个艺人的尊严吗,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应该坚持,一辈子也不能沦丧的东西。所以,我今天郑重宣布,以后再不表演“新潮京剧”,只安心演传统京剧,要将京剧发扬光大……”


    陈司令听到这话勃然大怒:“霍冉,我请你来唱戏,是看得起你,不是来听你讲什么戏德大道理。你别给脸不要脸!今天这堂会你必须得唱!而且必须给我唱新潮京剧!”


    霍冉态度坚决地:“恕难从命!”


    陈司令一摆手,副官迅速上前,按住霍冉,用枪口顶住霍冉的脑袋:“你演不演?!”


    霍冉倔强地:“不演!”


    士兵抡起枪托,狠狠地打在霍冉的腹部,霍冉捂住肚子跪倒在戏台上,却依然坚持着:“不演!”


    副官带领士兵开始毒打霍冉。


    霍冉却始终倔强地坚持着:“不演,我就是不演!”


    陈司令恼火地冲上戏台,摆手示意士兵们退下,恶狠狠地瞪着霍冉:“不演是吗?!那就永远别演!”


    陈司令的皮鞋狠狠地踩在了霍冉的手上,还用力的碾压着,霍冉的几根手指被碾断,鲜血横流,痛苦地发出惨叫,晕死了过去……


    回忆完霍冉的故事,戴伟明白了孙老师发火的点,低下头不再说话。


    “未学做艺,先学做人。这些话你们都忘了吧?”孙老师痛心里看着面前的学生们。“你们还觉得戴伟这样是好,是火,是你的榜样是吗?!我告诉你们,这是对我的侮辱,我退休了,却留下这样的学生,我都觉得丢人!我告诉你,如果你以后还要继续做这样的表演,请你不要再说你是我的学生,我高攀不起,也丢不起这个人!”


    孙老师说完,愤然地转身向外走去,有同学想要阻拦,被孙老师推开,孙老师出去,重重地摔关了门……


    戴伟愣愣地看着大门的方向,一言不发。


    同学们也都尴尬地面面相觑,赵坤上前想要安慰戴伟:“戴伟,你别在意,孙老师就这脾气,他可能喝了点酒,所以……”


    戴伟甩开赵坤的手,苦笑着:“不,孙老师说的对,我一个学表演的演员,不去演戏,却去当什么网红,我就是给他丢人了!”


    戴伟愤然抓起面前桌子的一瓶洋酒,大口地向着嘴里猛灌。


    赵坤等人赶忙上前阻拦,将酒瓶从戴伟的手里抢了下来。


    戴伟摇晃着醉倒了下去……


    看着戴伟的样子,江离和南笙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敏感地觉察到,这个小网红受到了极大的心里刺激,他很有可能成为超能交易所的客人……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308642/1229609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