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棒糖vs开心果

推荐阅读:龙王殿之龙王传说全球巨星从被插刀开始诸天世界仗剑行嫁贵婿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网红逆袭指北[重生]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三国召唤之袁氏帝途宣德大帝

    岑姜进了校门之后几乎是一路小跑,陆嘉言迈着从容的步伐跟在后面。

    但两人到达教室的时间却相差无几,岑姜刚坐下陆嘉言就到了。

    今天的早自习是英语老师值班,岑姜把英文课本刚拿出来,准备朗读课文。

    突然,耳畔传来一个冰冰凉凉的触感,被碰到的那个地方又痛又麻。

    岑姜瑟缩了一下,“你干嘛?”

    陆嘉言自然而然地收回手,眼睛仍盯着她耳侧的方向,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这是刚受的伤?”

    “对啊。”岑姜原本都忘记了,被他碰了一下,才感觉耳后那处隐隐作痛,“烦死了,还不是因为你!”

    少女带着埋怨的嗓音好似撒娇,陆嘉言不自在地摸了下鼻子,“又不是我打的你。”

    “那是因你而起啊。”岑姜说完也不再理他,开始读书。

    二中早晚自习都会有老师值班,所以早自习跟上课一样严肃。

    但陆嘉言不一样,作为校霸,有值班老师在的情况下照样溜了出去。

    陆嘉言回来时正好下课。

    岑姜因为早上的事情心情一直不怎么好,下课也没出去,就在座位上做作业。

    陆嘉言轻轻敲击了一下她的桌面,在岑姜偏过头来时,他递过去一盒创口贴。

    岑姜看着面前小黄人封面的创可贴,愣了下,“你刚是出去买这个?”

    “我晕血。”陆嘉言说:“你赶紧贴上。”

    “……”

    “你可真娇贵。”岑姜边嘀咕边拆开了创可贴。

    她取出一张创口贴撕开保护膜就往耳后贴。

    眼睛看不到伤处也不知道对中了没有,手刚要往下按,创可贴就被人抽了去。

    接着就传来陆嘉言低低的嗓音,“我帮你。”

    仿佛上次擦药的情景再现,想起那次的情况,岑姜还有点后怕,“你、你下手太重了。”

    “………”陆嘉言叹口气,“我会轻点。”

    “那你别弄疼我了。”

    “不会,你别动。”

    陆嘉言捏着创可贴小心翼翼地贴在岑姜的耳后,似乎真的怕弄疼她,压都不敢压一下,“你自己压一下吧。”

    听到两人对话的龚思维一脸震惊地回过头,“你两在干嘛呢?”

    他回过头后有一瞬间的失望,见到两人的动作立马又变得兴奋起来,他忙拿出手机对着两人拍了一张照。

    发现他动作的陆嘉言丢过去一个凌厉的眼神,“你他妈再把照片发出去试试?”

    “不发不发,绝对不发。”龚思维收起手机,傻笑两声,“我这不是替你们保留回忆嘛!”

    岑姜在陆嘉言帮她贴创可贴不小心碰到她耳垂的时候,就感觉那一处开始发烫。

    这会听龚思维这么说,热气直接向脸上蔓延开来,久久未能散去。

    她拿起水杯借由喝水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喂。”在龚思维转过去之后,陆嘉言又敲了敲桌面,语气吊儿郎当:“叫声哥哥,帮你讨回公道。”

    岑姜差点被呛到,“什么?”

    这是什么中二发言?

    “不是受了委屈么?”陆嘉言说。

    “谢谢哥哥,但不用了。”岑姜抽出张纸擦了擦嘴,浅浅一笑:“我也打了她一巴掌,扯平了。”

    主要是她不想再见到那几个人,也不想惹她们。并不是每次陆嘉言都会在,要是他不在,自己根本就不是她们的对手。

    “那算了,”陆嘉言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岑姜笑了声打算收回目光,下一秒,她意外地发现校霸居然耳朵都红了。

    “……”是因为自己喊他哥哥?可这不是他要求的么?

    还,挺可爱的。

    快要上课的时候,岑姜又想起一个问题,“诶,陆嘉言,我们要不要去论坛上澄清一下?”

    岑姜当时看到贴子的那一刻就有这样的想法。

    但她根据上次回帖经验,总结出相信的人总会相信,不信你的人任凭你怎么解释他还是不信。而且这么着急解释容易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岑姜便没有第一时间去澄清。

    现在看来好像有点麻烦,主要是陆嘉言太受欢迎了。

    “这有什么好澄清的?”陆嘉言满不在乎地道:“不用理。”

    “那你记得跟今天早上那几个女孩解释一下。”

    早上她一心急着来教室,忽略了对方说她是陆嘉言女朋友这件事情,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女孩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仇人一般,想想都恐怖。

    “我的事凭什么要跟她说?”陆嘉言眼睑稍抬,语气拽拽的,“你放心,她们不敢再找你麻烦。”

    “………”

    岑姜一开始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直到晚上下了晚自习回到宿舍,她才明白。

    郭艺洁回到宿舍就好奇地问她,“谢翘是不是找你麻烦了?”

    “谢翘是谁?”岑姜没听过这个名字。

    “……”郭艺洁眨了眨眼睛,换了种问法:“那今天是不是有几个女生找你麻烦?”

    岑姜点点头。

    “可以呀!小姜姜,有人撑腰哟!”郭艺洁笑得一脸暧昧,“今天秦烟让我去警告一下谢翘叫她不要再找你麻烦,说是陆嘉言的意思。”

    “……”岑姜歪头:“难道我不是受害者么?”

    “哈哈哈,放心。”郭艺洁说:“陆嘉言不会让你有事的。”

    ————

    分了学习小组后,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被调动了起来。

    考试在即,班上学习氛围特别浓厚,连龚思维课间都不出去抽烟了,逮着空就问宋语薇问题。

    陆嘉言看起来还是老样子,上课还算认真,下课要么趴桌上睡觉要么玩游戏,有时候还被秦烟叫出去抽烟。

    岑姜更是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手机都没怎么看。

    她妈妈已经知道她月底要考试的事情,责令她考试结果出来后第一时间要告诉她名次。

    甚至都没说成绩,她就是这样,名次永远最重要。

    但是有一点岑姜很感激妈妈,就是在经济上从来不苛刻她。

    妈妈给的生活的费,她每个月都可以攒下很多。

    月考的前一天,下午第一节课后休息时间,秦烟又一次出现在233班。

    他来到陆嘉言课桌旁边,神色有些凝重:“谢翘那个干哥哥,上次被你揍了一顿后,一直不甘心,估计近段时间谢翘又在他面前说你不好了,我听说他打算叫人来搞你,你最近小心点。

    陆嘉言悠闲地转着笔:“就一个小混混,别的都好,就是那花衬衫晃我眼睛。”

    秦烟被他逗乐了:“打你脖子也还好?”

    龚思维跟着笑了几声:“下次打架前,我一定要好好提醒一下对手,我们阿言的脖子不能碰,一碰就高/潮。”

    陆嘉言将龚思维扒开:“傻逼,跟你们这群渣渣聊浪费老子时间,我要做作业了。”

    秦烟挑眉:“你终于决定拿回学霸位置了?”

    陆嘉言微笑:“那是什么?”

    秦烟回以微笑:“……”

    紧张的第一次小考如约而至,考试分两天进行。

    最后一门是文综和理综,这也是高二学生第一次考综合试卷。

    这次试卷不难也不容易,岑姜感觉自己发挥很正常。

    考完回到教室,宋语微召开了第二次小组大会,“每个人都来说一说自己这次考的怎么样?”

    龚思维信心十足:“我觉得不错,比之前每次都要考得好。”

    岑姜如实说:“我觉得还行。”

    陆嘉言想将腿搭在桌子上,伸到一半又放了下去,“挺好啊,反正不会是最后一名。”

    岑姜、龚思维:“……”

    “……没关系。”宋语微说:“这才第一次考试,后面还有无数次考试,不管考得好与不好,我们以后继续加油就是。”

    在岑姜的心中总觉得陆嘉言成绩应该不会差,也许是直觉,也许是从他一眼就看出自己做错数学题那里得出的结论。

    但事实证明无论是直觉还是有理有据的结论,好像都不对。

    分数出来那一刻,岑姜第一时间查看了自己分数,是她自己平常的水平——685分。

    她也终于知道了刘老师口中的高手如云是什么情况了。

    岑姜站在高二年级宣传栏前,仔细查看年级前100名风云榜,第一百名都上了600分。

    岑姜是27名,宋语微676分第33名,陆嘉言400分,年级第388名。

    年级第一是725分,225班的同学。

    “我靠,原来岑姜也是学霸啊。”龚思维拿着自己的试卷,开心地像是考了年级第一似的,“不过我这次在四百名内,进步不少,刚刚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可把她给高兴坏了!”

    “岑姜你好厉害啊。”宋语薇至今还不敢相信,“英语居然满分!”

    而令岑姜感到意外的是,陆嘉言的数学选择题全对,但是后面大题都没做。

    数学是岑姜扣分最多的科目,也是她一直以来比较薄弱的科目。

    宋语薇也发现这点,“陆嘉言你数学选择题全对诶。”

    “蒙的。”陆嘉言正在玩游戏 ,头也不抬地答。

    岑姜总觉得不像他所说的那么简单,哪有那么好运气。

    ————

    上周末没回舅舅家,舅妈这周六一大早就打电话来让岑姜放假回去,说给她做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岑姜原本就跟程婧约好了晚上去吃烤肉,吃完一起回家。

    然而吃完烤肉后,程婧接到体训队一个人的电话,叫她去唱歌,那人一听岑姜跟她在一起,还非让叫上她一起去。

    岑姜现在听到唱歌两个字就头皮发麻,想都没想一下就拒绝了。

    现在已经进入金秋十月,昼短夜长,从烤肉店出来,天就黑了。

    岑姜跟程婧分开后,没走几步就接到了岑念的电话。

    “考试成绩还没出来吗?”电话接通她连寒暄都省了,直接问自己在乎的问题。

    “出来了。”岑姜边踢着路边的一颗小石子边往前走。

    菠萝街现在很热闹,很多二中的同学成群结队地出来玩。

    岑姜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下意识走进一条稍显安静的巷子里。

    “那怎么不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严肃,“是不是没考好,多少名?”

    岑姜声音很轻:“27名。”

    “27名?!天呐!”妈妈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你怎么退步成这样?你都在学校做什么了?"

    “没做什么,我685分,考得很正常。”岑姜声音还算平静。

    “正常?那为什么别人能考高分,说到底还是你不够努力,你看我没陪在你身边没人管你就松懈了是吧?”

    “没有。”岑姜突然觉得全身乏力,像是被困在一个密不透风的房子里,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跟你说,你现在不好好读书,将来会后悔……”

    岑姜静静地听着,鼻子开始发酸,眼眶也热热的。

    前面她还有认真在听,渐渐地,妈妈的声音变得模糊起来。

    “你在听吗?”岑念说:“要不我找个时间回去一趟,找你们班主任好好聊聊?”

    “好。”岑姜的声音低到自己都快听不清了。

    “算了,这次没考好,下次加油。”岑念说,“你也别放在心上,我不是逼你,你以后就知道我都是为你好。”

    岑姜没回话,电话里安静了几秒,一声叹息声后,电话被掐断。

    站了一会,岑姜倚着墙慢慢蹲下,脸上有泪水顺着眼眶无声流下。

    不知道蹲了多久,感觉菠萝街都已经不再热闹了,岑姜左右看了两眼,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脚站起身。

    她没有返回菠萝街而是顺着这条小路继续往前。

    经过一个岔路口,岑姜突然听到一个什么物体相撞的声音,接着便是一声惨叫。

    岑姜下意识朝声源地看过去。

    下一秒,她身子僵住。

    昏暗的路灯下,身穿校服的少年两手揪住花衬衫男子的衣领,猛地一膝盖顶在他肚子上,眼底的狠戾呼之欲出。

    在他的右边,还有一个人想上前,少年将花衬衫狠狠往地上一砸,转身一拳抡在那人头上,那人应声倒地。

    地上原本还躺着一个捂着肚子发出痛苦哀嚎的人。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8353/1116445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