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署

推荐阅读:九天星辰诀混沌天帝诀人在地球,开局震惊断角狂魔!医武高手闯天下全世界都以为我和顶流谈过【快穿】反派是个撒娇精御剑问仙木叶走出的修真者穿书大佬在修仙界兴风作浪至尊归来

    《惊雀》07

    虞锦一上榻就后悔了,床榻连个幔帐都没有,这谁瞧不见她?

    她方才倒不如往床底钻还有生还的可能。

    眼下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虞锦俨然已经从如何被抓包、被识破再到被扫地出门,进而联想到走投无路被迫与承安伯府联姻,待到父亲与阿兄回来,清白尽毁,自己一根白绫挂梁上了却此生的悲壮之景。

    画舫阁间的地是木质的,每一下的脚步声都格外清晰明朗。

    直至停在床边——

    虞锦屏息,松开攥紧的被褥,露出半张闷红的脸。

    有一种战术叫做先发制人!

    然,她眼一抬便怔住了。

    男人一身月白寝衣立在榻前,因刚出浴,扣子都没扣完整,前襟微敞,线条分明,莹白的水珠自他脖颈下滑……

    白日里被齐整衣冠束缚住的诱和欲,在夜里淋漓尽致。

    虞锦准备好的说辞生生卡在喉咙里,只觉从耳尖到脚趾都在发烫。

    直到沈却脸色都冷了下来,道:“你在干什么。”

    连声音都带着夜的寒凉,仿如一盆水从头泼下,虞锦霎时回神。

    她轻声道:“阿、阿兄,我的屋子闹鬼,我害怕。”

    许是方才太刺激,虞锦的声音真情实感地在发颤,再加之她那双凄凄哀哀的眸子,让人不信都难。

    沈却一顿,忽然想起方才沉溪说的戏。

    他脸色稍缓,但口吻依旧生冷,“这世上本无鬼神之说,哪来的闹鬼?起来出去。”

    当然不能起!

    那封密函还压在硬枕底下呢!

    她道:“阿兄既然不怕,那今夜你与我换屋子可好?就一夜。阿兄是男子,又杀敌无数,想来阳刚气极重,即便是邪祟也不敢轻易靠近。”

    沈却额前突地一跳,“虞锦,你有没有一点男女大防?你是失忆,不是失智,从前规矩学哪去了?要不要回府给你重温一遍!”

    莫说显赫人家,便是寻常人家,自幼也要被教何为男女大防,难道就他虞广江的女儿特殊,没学过?

    沈却不是守规矩的人,但他是立规矩的人,这么一呵斥,倒有几分像训兵。

    而虞锦叫他这么劈头盖脸的斥,只觉得自己高门贵女的自尊心哗啦啦碎了一地。

    想当初在灵州,谁人不夸一句虞家二姑娘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通,简直是世家女子的楷模!

    男女大防?素来只有她防旁人的份。

    这还头一回遭人如此嫌弃,虞锦又气又羞,偏头顶是人家的屋檐,身下是人家的床,她半个理字也没有。

    但没理,也要找出理。

    虞锦抿唇,眸里腾出雾气:“那你不是我阿兄么,又不是别人。”

    脸不红心不跳,理直气壮。

    兄妹便能不守礼?

    南祁王府没有这个规矩。

    沈却脸色未缓,只冷凝着她,吐出两个字:“虞锦。”

    颇有几分警告的意味在里面。

    虞锦甚至觉得,她若不起,他极有可能要动手。

    发觉平日里对虞时也蛮不讲理的这招不靠谱后,虞锦能屈能伸,一下软了音调,慢吞吞坐起身道:“那我想喝水,热水。”

    沈却薄唇轻启,“自己拿”三个字尚未道出,便听榻上的小姑娘戚戚道:“我害怕,我腿软,走不动了,你抱我去吗?”

    沈却扯了下唇,从梨花木架上拿过薄衫,随意地系了下腰带,径直下楼去。

    “腾”地一声,虞锦从床榻上弹了起来。

    也不知近来是经历了什么,做起这种事虞锦虽心惊胆战但却游刃有余,迅速将压在枕下的密函放回匣子里,又在沈却回来前端端坐在了榻上。

    沈却将水递给她。

    她接过,道:“谢谢阿兄,我去桌上喝。”

    膝盖还没彻底直起来,虞锦又想起她方才匆忙之下找的借口。做戏做全套,她轻轻道:“阿兄,你可以扶我一下吗?”

    沈却轻睨了她一眼,借出了一条手臂。

    走至桌前,忽然“啪嗒”一声,虞锦碰倒了案上的匣子,里头的物件纷落一地。

    她立马道:“我不是故意的。”

    沈却捏了捏眉心:“……”

    毁尸灭迹后,虞锦再不敢惹怒他,捧着杯。盏便要离开。

    屋门拉开,恰逢落雁抬手叩门。

    四目相接,虞锦神色如常,落雁面色扭曲。

    落雁的目光落在虞锦散乱的发髻、褶皱的衣裳和潋滟泛红的美眸上……

    身后传来一道淡如水的声音:“有事说事。”

    落雁看过去,王爷的衣裳也不尽齐整,整个人都还冒着雾气,发梢也是湿的,腰带也略微松散……

    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丫鬟,落雁强压下惊愕,面色不改道:“元先生让奴婢送助眠药来。”

    虞锦低头一看,还真是一碗黑漆漆的药汁。

    沈却道:“拿进来。”

    -

    屋门阖上,夜又静了下来。

    沈却推开闯,夜风浸着湖泊的湿意拂在脸上,将他满身浮躁吹散了个七八分。

    今夜本还留了卷宗夜读,被虞锦这一打岔,也没了心思。

    男人松散地解开腰带,上了榻。

    刚一入枕,鼻息中尽是小姑娘身上清新淡雅的花香。

    沈却稍顿,蓦然睁开眼,不由想起虞锦在这滚过一遭的模样。

    ========

    另一边,虞锦同样未能入眠。

    巨大的刺激之后便是巨大的惊喜。

    虞锦托腮望月,一想父亲与兄长还活着,便觉得整个人焕然一新,她还是那个众星捧月的虞家嫡女,这寄人篱下的日子总算也有了盼头。

    心花怒放之下,虞锦看今夜的月色都比往日美,不由多瞧了半柱香的功夫。

    不过瞧着瞧着,她又沉下心来。

    今夜到底没能顺利窥得密函,到底是个什么情形也未可知。且若父兄活着,怎么不回府?

    定是出了什么岔子。

    虞锦终归有些不安,但想到那些密函她也明白过来,这些消息恐怕不是靠深宅后院的妇人能知晓的,南祁王既在查此事,那定还有后续,她想得知内情,只有通过他了。

    可平素里,沈却不在时屋外便有人把守,他在时,她也没有机会,况且一次两次,总有会被察觉的时候。

    除非,她能时时跟着他,寸步不离,但显然并无可能。

    须臾之后,捧着满腹思虑,虞锦昏昏入睡,一夜无梦。

    夜里歇得晚,翌日将至午时虞锦才堪堪转醒,无精打采地拥着被褥,坐了半响后,才拖着身子坐到镜前,任由沉溪绾发梳妆。

    沉溪往铜镜上一瞥,道:“姑娘可是没歇好,奴婢给姑娘煮醒神茶?”

    虞锦懒懒地“嗯”了声,看她手上缠着的几缕发,才问:“落雁呢。”

    “要晌午了,落雁在后厨给王爷备午膳。”

    虞锦又百无聊赖地应了声,神色恹恹地支起下颔。

    倏地,她猛一抬头,沉溪低呼一声,险些散了刚绾的发。

    虞锦眸色发亮,犹如春风席卷残冬,顿时就神采奕奕。

    她催着沉溪梳妆,唤来落雁问:“阿兄今日在何处查办军务?”

    “王爷今日在官署,姑娘可是有话托奴婢捎给王爷?”

    虞锦摇头,眨了眨眼道:“我同你一道去。”

    “啊?”落雁微怔,忽的想起昨夜之事,神色几番多变。

    虞锦叹息道:“阿兄平日辛苦,我这个妹妹没法替他分忧,也只能在这些小事上挂念一二,是州府有规定,不许旁人进?”

    “那倒不是……”

    落雁转过身长叹一声,脸色颇有些一言难尽。

    临走前,沉溪拉住她道:“你今日怎的了?若是身子不适,这一趟我替你去?”

    落雁看着她,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一个人守秘密的滋味儿实在太难受了!

    她深吸一口气,低声将昨夜所见一一道来。

    最后满是正义道:“沉溪,你说王爷怎能这样呢……虞姑娘虽是暂时伤了脑子认错人,但可是真心实意拿他当兄长,他怎能趁人之危!若是姑娘来日想起,那可如何是好?”

    沉溪惊呆,忙捂住她的唇,“可别胡说,王爷才不是那种人,你瞧咱们府里,几时进过通房侍妾?”

    落雁咬唇不言,难不成真是她误会了?

    ========

    州府地处偏远,马车足足行了半个多时辰才堪堪停下。

    入目即是一座肃穆的府邸,暗金牌匾,漆木大门,两座胸围的石狮子,无不彰显庄严。

    落雁亮了通行牌,差役很快便让了道。

    一路蜿蜒曲折,书房林立。

    又正值午膳,官员们三五成群在廊下说着话。

    灵州下辖各州,从前不少官员都奔赴灵州给虞广江述职过,但虞锦那时赴的皆是诗会雅集这样姑娘家的大小宴,并未见过什么官,是以今日出行,并未有意遮掩。

    毕竟,她未必只来这一回。

    故而她这一走过,便引起了轩澜大波。

    又因上回刺史夫人庄氏大张旗鼓给她发过邀贴,很快沈三姑娘这个名号便传得人尽皆知。

    后院尽头,房门被推开。

    空旷的书房内置两张桌椅,正首座上的人一身玄衣凛然,与四周环境似融为一体,威仪庄重。

    沈却没抬头,这个时辰,左不过是落雁来送午膳。

    侍卫拱手道:“王爷,三姑娘来了。”

    近来这三姑娘众人喊得顺口,一时竟也没觉得何处不对。

    沈却稍顿,眉头飞快地蹙了一下,撩袍起身。

    果然见楹柱旁一抹鹅黄身影,似是候得有些不耐烦,她还伸脚踢了踢台阶上的石子。

    “来干什么。”

    虞锦一顿,当即回身。她走近几步,殷勤体贴道:“我听说近来元先生都在军营办差,故而我来陪阿兄用膳,今日天热,我特让落雁多备了道开胃的汤,耽搁了些许时间,让阿兄久等。”

    沈却瞥了眼落雁怀里的食盒,果然是两人量的大小。

    见面前的姑娘一双波光潋滟、满怀期望的美目望过来,沈却移开目光,转而朝着落雁道:“胡闹。”

    她当此处是什么酒楼饭馆?

    虞锦就知如此,好在她还准备了别的说辞,总之她空腹乘了半个时辰的马车,是绝不能就这样回去。

    然,未及开口,她忽见不远处的廊道上一着水蓝袄裙的女子缓缓走过,那张脸虞锦很是认得,唐嘉苑!

    此人原是灵州参军事唐百晔之女,正是虞锦那些茶会雅集的小姐之一,但后来唐百晔升迁调任,唐嘉苑便随之搬离灵州,虞锦后头并未打听过她,难不成竟是这么巧,唐百晔调任之地是原州?!

    虞锦深吸一口气,顾不得别的,只知此时万万不能撞上面。

    沈却一句“胡闹”堪堪落地,胸口猛然一疼,两只纤细的胳膊环住了他的腰,鸵鸟似的将脸埋起来。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8349/1116443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