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香火

推荐阅读:农门辣妻苏红珊韩夜霖极品全才皇子王超林淼淼某综漫的绝对神速全球收藏文明之万界领主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山村小神医我的重生太稳健了一世豪婿岳风

    苏城筑城两月有余,获得道行不少,初略估算下,大概有六七十年。

    然而他对这道行没有什么概念。

    斩妖师初三境,分别是凝脉,合神,封身,如今自己到底在哪一境界他也不得而知。

    反正像提司那样凝脉境巅峰的选手,揍他一顿不费吹灰之力。

    放个屁没准能崩掉他两颗牙。

    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仰望天空,万里无云,阳光倾斜而下。

    他静静等待着,通过挖护城河,御魔图中优厚奖励的到来。

    前世腰缠万贯的收租婆,顶天也就是这种待遇了吧。

    蓦然间,脑海中金光一闪。

    【获取功法:浩然正气术。】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苏城仔细感受此功法,眉头微微一皱,吃惊道:“还有这种功法?”

    只要将此功法修炼大成,周身会自然而然形成浩然正气。

    此气覆盖面积可达百米。

    凡受浩然正气滋润者,可开窍生灵,通脉养气。

    换句话说,就算是普通人,经常在浩然之气下生活,也会变废为宝,成为一名优秀的斩妖师。

    “这些筑城人有福了。”

    苏城盘膝而坐,默念此功。

    出奇的是,此功法可与搬天功同时修炼,且有相辅相成之效。

    搬天功能加快浩然正气的生成速度,通过浩然正气的反哺,运行搬天功一个周天,可增长的道行由八天,增长至十二天。

    妙哉。

    刚刚一个时辰,苏城体表的毛孔开始不断扩张,肉眼不可查的浩然正气弥漫在整个草房之中。

    原本乌烟瘴气的草房,空气突然清新起来,充满甜醉的气息。

    隔着三张床铺的王老五,这两天着凉感冒,不停咳嗦,肺疼的厉害,跟提司告假,卧病不起。

    在浩然正气滋养之下,肺也不疼了,嗓子也湿润了,他还很奇怪,皱眉道:“怎么回事,我这汤药还没喝呢,病咋就全好了?”

    旁边床铺的李瘸子笑道:“那还用说,老天保佑了呗,要不然你这条贱命,熬不到明天早上哩。”

    王老五猝了一口,笑骂道:“放屁,老子命硬的很,你先死老子都不会死的……”

    两人玩笑了一会,王老五突然怔了怔,望着李瘸子那张瘸腿,面庞忽的一僵。

    李瘸子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王老五指着李瘸子的废腿,道:“李瘸子,你该不会是为了每日少干活,装的瘸子吧。”

    李瘸子黯然道:“我倒希望是装的。这条腿啊,还是年轻时候跟人赌博抽老千,被打断的。别提了,我这还不算什么,听说当初有个叫妙手回春的牛人,十根手指头被剁了九根,死后连个全尸都没有,比太监都不如,你说倒霉不倒霉。”

    王老五咽了口唾沫,道:“可是……可是我刚刚明明见到你的腿动了……被打断的话怎么可能会动?”

    李瘸子自嘲的一笑,道:“动?你瞧我这废腿,这辈子都动不了……”

    话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他一不小心,将那废腿抬了二尺多高,比普通人还灵活。

    这难道是做梦?

    不仅如此,草房中所有人,在浩然正气之下,皆受益无穷。

    有的人久医不治的隐疾好了、有的人身体比之前更有力气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暗示,他们体内产生了非凡的东西。

    灵气。

    成为一名斩妖师的标志。

    ……

    就在苏城沉浸在喜悦之中时,肥嘟嘟的赵守财,又笑眯眯的走了过来,瞧那死相就知道,肯定是又想他老婆,求苏城帮忙来了。

    虽然已经明确告诉他,这事跟苏城没有任何关系,可这货偏偏不信。

    也难怪,苏城前脚说能帮他,后脚人家就做梦了,这搁谁谁能信。

    “苏兄,我知道你是高人,不愿对外显露本领。可这次不是帮我,是帮身后的这些兄弟。”

    赵守财一闪身,后面露出两三个脏兮兮的筑城人。

    他们虽然是囚犯,但家中也有老人、妻子、孩子,苦于无法离开卜奎,心中甚是想念。

    就在昨天,他们意外得知,赵守财夜夜都能做梦,梦里的场景与现实无异,有触感、有嗅感,有听感……

    他们也想体验一把,这才托赵守财,来恳求苏城。

    苏城狠狠刮了赵守财一眼。

    他也想帮忙,但帮人做梦这事,万一传出去,早晚得穿帮,就算隐藏的好,也会引来高人把自己抓起来仔细研究,那可就不妙了。

    为难之际,他灵机一动,苦兮兮的叹一口气,说道:“其实赵守财的忙不是我帮的,而是卜奎西角的土地庙。”

    “苏兄,您说的可是那个屋顶都漏了的,土地庙?”

    赵守财微微一怔,问道。

    那个破庙大家都知晓,里面供着的也不知是哪路神仙,里面尘土飞扬,边边角角结满蛛网,阴森森的,没半点香火气息。

    苏城说道:“不瞒几位老哥说,我刚来的时候思家心切,便去那破庙求过,没想到当天晚上便做了个梦。刚开始还以为是巧合,后来发现,只要我一求,夜中必有梦,准得很。赵守财前几夜那梦,也是我偷偷去帮着求的。”

    “那破庙居然这么神奇?”

    “是啊,那我告诉兄弟们,大家晚上都去跪拜。”

    闻言,苏城差点没被口水呛死,你们都去求梦,我还不得被累死。立刻加了一句,道:“这恐怕不行,据我所知,庙神虽然厉害,但每日只能帮助一人。前些日子我与赵守财共同求梦,成功的只有守财,我却夜夜无梦。”

    众人哗然。

    这样也不是不行,反正筑城人不多,大家一个一个来,很快都能轮得上。

    赵守财追问道:“我们求神时,是不还得带些香火钱,可是……”

    苏城心想,你们这群穷鬼,哪里来的银钱,只好信口胡诌道:“香火钱倒不需要,不过意思意思还是要的……”

    几人伸长了脖子,等待下文。

    苏城从屁股底下掏出一个解闷时叠的纸人,一本正经的说道:“求一次梦,叠一张纸人,压在香炉下,这东西心诚则灵,叠的越好,夜里梦的越逼真。”

    ………………

    求一波书友的推荐票和收藏。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7118/1112216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