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颜面

推荐阅读:神话从童子功开始神羽战尊顾远夏婉天师神医神级签到之游戏设计大师都市无敌仙医-5叶未晞严辰夜重生之一世巨贾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诸天从北帝开始重回四合院养崽崽

    第一百章颜面

    看到这副情形,黎三显然有些大喜,手里横刀直接扫来。

    阿三却没有紧张,左手直接运起气劲,硬生生一把贴着了横刀,就好像一块磁石一样吸紧。同时运力下拗,右手拂尘直进,嗤的一声居然直击黎三的肩头。

    嗯!

    黎三闷哼了一声,黎三以被拂尘撞击了一下,这还是阿三存心相让,否则这一拂尘如果成尖,直接刺在黎三的胸口,虽然只是拂尘,但是其中所含内劲凌厉,却也是有穿胸开膛之祸!

    饶是黎三身经百战,也不由大吃一惊,随即虎口剧痛,横刀居然已被挟手夺了过去。阿三心想他虽然被通缉,但是吉星和陈延寿没有下令,自然暂时不能令他难堪。

    当下立即收回了拂尘,同时左手一送,已将横刀再次交还在他手中。

    其实这只是一瞬间之事,武功稍差的人,浑然没有看出刚刚这一下,阿三伸手一夺一还,和黎三交手已转过了一次手。对于这个还算有些个性的人,料想令他如此下台,已经顾全了他的颜面。

    哪知黎三心里憋屈,跟着便横刀直接刺出,对着阿三紧接就是一刀。

    饶是阿三带着不悲不喜,看着黎三的反应,自然也心想:“已经输了招,怎么如此不讲理,全没武林中人的身分?”

    当即向左避开,突然拂尘回转,啪啪啪三声,已将横刀直接打在地下。这招有个名目叫作“孔雀开屏”,取义于孔雀开屏顾尾自怜,其实却是高深的气劲运用。

    这招看着拂尘扫把在外,手柄依旧向己,其实专在紧急关头,挡格敌人兵器。阿三随手打落黎三的横刀,同时拂尘的尘丝反撩,软卷横过来在横刀上一缠。

    其实这拂尘虽轻,这一缠却直接缠在横刀腰部中间不当力处,正深得武学中“四两拨千斤”的要旨。黎三只觉一股劲力,将横刀向下缠落,忙运力反挺已慢了一步,横刀直接就落地。

    阿三直接再众人面前,紧接着左足一蹬,踏住了他这横刀。黎三用力回扯竟没扯起,阿三随即松足向后,直接纵开两米有余。退回刀这边大厅口。

    这黎三脸涨的通红,但是依旧收回横刀,却只见厅上青砖深深凹下一个刀身痕迹,痕迹宛然蹬入青砖中。四周众人见了,尽皆骇然诧异,都带着敬畏的看着这个阿三。

    黎三自然脸色大变,直接将横刀猛力往屋梁上扔去,只听得噗的一声巨响,横刀直接穿破房梁,钉进去房梁之后犹自不住晃动。

    当着这些人他纵声大叫:“输给你的拂尘,这刀还要它干什么?,,,,,,”

    眼见黎三怒气勃勃,阿三心中暗笑:“这是你输给我,和刀有什么关系,就算再换兵器,自然也还是一样!”

    看到房梁上尘纷落之中,本身带气的黎三,不但没有就此收手,反而看着了吉星,随后依旧纵身而出,说道:“最后接接某家暗器怎样?”

    只见他随手摆正,腰中一个不大的皮套,直接就放在了腹部中间位置。皮套中插着许多明晃晃的小飞刀,刃长不过半尺许。

    普通人自然不知道,但是吉星再后世热武器时代,都见过有人用。心想大凡暗器,均是乘人不备卒然施发,袖箭藏在袖中,金镖、铁莲子之属藏在衣袖,他飞刀摆在当眼之处,料想必有过人之长!

    阿三似乎知道,这时退让也已无用,看着陈延寿神色平静,于是朝黎三点了点头,说道:“还望手下容情!暗器刁钻,须得避开这些普通人了!”

    随即他过来将拂尘,直接还给那个小厮,转过身来对着了黎三。众人知道飞刀势头劲急,捷如电闪,倏然便至。如全数接住倒也罢了,要是他闪避退让,飞刀不生眼睛,那可谁也受不住他一刀。

    当下除了几个人之外,余人纷纷走进厅去,挨在门后观看两个人。吉星看到陈延寿不动声色,侧身护着自己,心里自然也有些明白。看着罗威果然也护着张吏臣,便也不再管这些。

    这边黎三果然叫道:“看刀!”

    只见他手一扬,寒光闪处一刀飞出。飞刀在空中急飞而过之时,居然发出呜呜之声,如吹唢呐声音凄厉。刀发有声先给敌人警告,显得光明磊落,其实也是威慑恐吓,扰人心神的一种手段。

    阿三眼见飞刀威猛,与一般暗器以轻灵,或阴毒见胜者迥异,心想:“如用手接刀,不显功夫难挫他骄气,总要令他们输得心悦诚服,才能叫归顺殿下,听从驱遣。”

    于是瞬间在袖中暗抖,直接荡出两枚铜钱,两枚铜钱分向飞刀打去。一枚先到,只听铮的一声响,飞刀登时无声,原来铜钱已把刀柄打折。一枚铜钱紧接过去,与飞刀一撞同时跌在地上。

    那飞刀重逾半斤,铜钱又轻又小,然而两者相撞之后,居然一齐下堕,显见他的手劲力道,比黎三高出何止数倍。

    黎三登时变色,随即再次两刀同时发出。阿三也照样发出四枚铜钱,跟着击落在地。黎三随即哼了一声道:“好本事!好功夫!”口中说着,手下丝毫不缓,六把飞刀一连串的掷了出去。

    他这时已知势难击中对方,故意将八柄飞刀四散掷出,心想:“难道你还能把我飞刀打落?”

    却听得呜铮、呜铮接连八响,飞刀竟然又被铜钱打跌。黎三自然不知道,这阿三昔日再罗浮山,跟随师门长辈无数晨夕的苦练,学会这手世上罕见的暗器功夫。

    此时若是长辈在旁,说不定会指摘他手法未纯,但是这边诸人却已尽皆心惊。

    大喝一声:“好!”黎三似乎并未甘心,随即双手齐施,再次四柄飞刀,同时向对方要害处掷出,四刀刚出手,又是四刀齐飞,这是他平生绝技,功夫再好的人,躲开了前面四刀,决再躲不开后面跟上的四刀。

    只见八柄飞刀呜呜声响,四面八方的齐向阿三飞去。因为黎三眼见阿三武功卓绝,必是高人弟子,突然使出最厉害的刀法,也是没有办法,纯粹就算是为了颜面而已。

    不过却只见阿三不再隐藏,双手在空中一阵乱抓,右手四柄,左手也抓住四柄,八柄飞刀尽数被他抓在手中,接着双手对着刚刚的房梁,连续往上扬了几扬。

    这房梁上本来明晃晃的插着,黎三开始那柄横刀,但见白光闪烁,飞刀不断的插中,原来都被他用八把飞刀,全部插中了横刀周围。飞刀余势不衰,全部插入了房梁直至入柄!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4308/1116462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