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阅读网 > 散文诗集 > 脸谱下的大明 > 第九百四十八章 扯淡

第九百四十八章 扯淡

推荐阅读:大清良人我在末世放核弹道友请上线[综]非正常修罗场指南全球职业时代在港综成为神话谍云重重赐我神之名大夏纪奥特曼之光影旅行者

    “确实是华亭门下。”钱铮也做出同样的判断。

    这是很简单很直接的判断,一般来说,新科进士是不能入都察院的,顶多是入六科。

    御史的来源主要是外放的年轻进士,一旦吏部考功司考核优异,就能调回京入都察院,胡宗宪、方钝、陆一鹏、孙丕扬都是例子。

    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入行人司……这个机构基本就是跑腿的,掌传旨、册封,而且因为必须是进士出任,所以被视为新科进士没地儿去的最后选择。

    但是,入行人司,一旦表现优异,就能直接调入六科为给事中,甚至调入都察院为御史。

    这是一条捷径,但并没有太多人肯走,原因很简单,太熬人了,如果外放运气好的说不定三年就能回京入都察院,但如果进了行人司……熬到两鬓发白都未必能出头。

    所以,想走这条捷径,就必须有所底蕴……说的明白点,就是背后得有人,否则都是跑腿,还能分得出高下优劣?

    如果背后有人,很快就能转为科道言官,没背景,头发熬白了还在跑腿!

    比如当年在会试、殿试被钱渊揍了两顿的邹应龙,入行人司后的第二年就调入都察院为御史了,他在会试之前就投入徐阶门下了。

    说起来,邹应龙还真有点倒霉,历史上他留下名号就是因为成功弹劾严嵩、严世蕃,结果这一世……

    能将魏时亮这么快从行人司转入都察院的人并不多,其大发厥词直指高拱,再加上去年末张永明出任左都御史的时间点……基本可以确定,要么是李默,要么是徐阶。

    而如今李默还延绵病榻,怕是有心也无力,那只能是徐阶了。

    这也符合徐阶一贯的做派,毕竟即使在严嵩执政时期,徐阶就将大部分精力放在都察院中,如今的左都御史又是他的党羽。

    钱渊不是专精历史的,当然不知道,历史上高拱、徐阶党争,冲在前头弹劾高拱的科道言官,除了领头的欧阳一敬、胡应嘉之外,就要数魏时亮了。

    “华亭欲争宁波知府?”钱铮迟疑道:“浙江巡抚、浙江巡按都是他门生,还要宁波知府?”

    “身为元辅嘛。”徐渭冷笑道:“只不过这几个月来,传闻内阁中,华亭事事俯首高新郑……”

    这种事说起来是有点坏规矩的,巡抚、巡按加上天下第一知府,但身为内阁首辅,有时候是能小小逾越的……当然前提是当今皇帝不是嘉靖帝那种喜欢玩弄权术的货。

    “未必。”孙鑨低声道:“找人打探了下,魏时亮此人,性情火爆倨傲,不让当年李时言。”

    钱渊摸着下巴整理的整整齐齐的胡子,缓声道:“不急,不急,再看看,再看看。”

    徐渭低喝道:“还再看看……张孟男若出任宁波知府,你再动手脚,那就是和高新郑短兵相接了!”

    孙鑨和钱渊都沉默下来,而钱铮怔了会儿,“动什么手脚?怎么就短兵相接?”

    “张孟男能撑得起这幅胆子吗?”钱渊面无表情道:“此等大事,必追根求源。”

    孙鑨点头道:“的确,若魏时亮只是自行其是还好,若是得华亭指使……”

    “两者有隙?”钱铮精神一振,“这么快!”

    去年末才结盟,今年三月就要分崩离析……的确快了点,或者说高拱的咄咄逼人,让徐阶难以忍受。

    虽然徐阶之前在朝中忍了十多年已经历练出来了,但高拱可比严嵩跋扈多了,别说暗地里,就是明面上都不给徐阶留点面子。

    安静了好一会儿后,钱渊摇头道:“无论是自行其是还是华亭指使,没什么区别……”

    孙鑨默默点头赞同,魏时亮身为徐阶门下,斥责高拱揽权……这是事实。

    徐渭试探问:“弹劾高新郑?”

    “弹劾高新郑……”钱渊迟疑了会儿,“有人选?此事若是泄露,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孙鑨咧咧嘴,“不要上书弹劾,放点消息出去……”

    “不错,不错。”徐渭点头笑道:“绕几个弯,还是文中想得周到……呃,找得到人。”

    钱铮完全听不懂,“弹劾高新郑作甚?”

    “当然是为了宁波知府!”钱渊义正言辞道:“张孟男不过两年知县,有何德何能出任宁波知府?”

    “那谁有资格?”

    “自然是登之。”徐渭跟在钱渊后面扯淡,“论对东南商事,郎中一级中,何人比登之更合适?”

    孙鑨看了眼钱铮,忍笑继续扯淡,“展才简在帝心,说不定能求得陛下破例。”

    钱铮还真有点信了,迟疑道:“但天官杨惟约和高新郑……”

    “总有办法的。”钱渊打了个哈欠,这几天多哥儿晚上有点闹腾,搞的做老子的有点累。

    “董家的事不急,等宁波知府出炉再说,王子民还是留着吧,不然再换个浙江巡按,也未必是好事。”

    钱铮不悦呵斥道:“董家走私,致使税银锐减,如此毒瘤还不割去?”

    “他留着等过年。”徐渭说了句钱铮听不懂的俏皮话。

    孙鑨和徐渭都知内情,也知道这是钱渊向来的习惯,总喜欢留点后手,看钱铮须发尽张,笑道劝道:“说起来,去年末还好是王子民南下,若是林若雨,还真不一定好办。”

    “这倒是。”钱渊苦笑道:“林若雨其人,有心机手段,有任事之能,有任事之勇,更关键的是韧性十足,换位处之,必然奋勇向前……”

    徐渭听得懂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如果是林润,那钱渊只能选择在东南做些手脚了,那是他不愿意做的事。

    孙鑨加重语气道:“不仅如此,最重要的是,林若雨两袖清风。”

    的确,如果是林润南下巡按浙江,钱渊的筹谋八成得落空……不过估摸着林润也会和董家翻脸。

    钱铮突然插嘴道:“听闻去年末胡克柔也有意南下,此人曾因查验红薯事南下,在镇海盘桓多时,若是他,也未必会入彀。”

    一时间,气氛突然尴尬起来,三个人都找不到话说,个个神色诡异。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02760/1104253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