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吧 - 都市言情 - 活着之我是福贵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陈家明离去

第二百一十八章 陈家明离去

        轻松的日子流逝的速度总是感觉会快许多。

        徐福贵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一个新年便悄然过去,不知不觉来到了农历十二。

        明天一早,他会再次提上大柳条箱,踏上去省城的旅途。

        于是在这一天,徐母一边抹着泪水,一边给他收拾行李,家里的腊肉吃食更是一直往箱子里装。

        凤霞有庆也没有出去玩儿,就待在他的身边,一人拉着他的一只手,眼眶泛红。

        徐福贵心里也不舍,但还是努力开着玩笑,不至于让气氛如此伤感。

        短暂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将来。

        收拾好行李,晚饭准备的相当丰盛,吃完饭后,凤霞和有庆却迟迟不愿睡觉,躺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和他说话。

        “好了,该睡觉了,明天你们爹还要早起呢。”家珍忍不住呵斥道。

        凤霞嘟着嘴,“爹,我舍不得你走。”

        “爹,我也舍不得你走。”有庆同样说道。

        徐福贵将他们抱在怀里,温声安慰,答应他们有机会一定带他们去坐火车,到省城,甚至到bj去看一看。

        毕竟是小孩子,睡意涌上来后,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当他们睡着以后,家珍小心翼翼把他们放在床的另一头,然后过来,轻轻的抱着他。

        哄了小的,大的又来的,徐福贵轻轻搂着家珍的细腰,正想开口说话,不料家珍的小手却不怎么老实,居然在脱他的裤衩子。

        “福贵,你这一走,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回来。”家珍幽幽说道。

        徐福贵凑了过来,两人不再说话,做着最后的道别,所以时间也格外持久。

        “福贵,你在外面可不要让狐狸精迷了你的眼睛,就算控制不住,也不能带回家,听到没。”

        事后,家珍如是说道。

        徐福贵好笑的拍了拍她的翘臀,“家珍,你这是说的啥话,我以前是个混账,但我改过自新了,你得给我承认错误的机会。”

        “再说了,我有自知之明,我长的不帅,那些姑娘看不上我,现在是新时代,青楼什么的也不准开了,你把心放到肚子里。”

        家珍轻轻哼了一声,“谁说的,你可讨人喜欢了,前几天我们去县城的时候,好多姑娘都在瞧你。”

        “那是瞧我吗?那是瞧我那一身军大衣。”

        “噗嗤,反正你不能在外面乱搞,也不能不要我,更不能不要孩子。”

        徐福贵轻声安慰,家珍搂着他的脖子,又道:“福贵,我还想给你生个孩子。”

        此情此景,徐福贵自然不会大煞风景的拒绝,满口答应下来。

        家珍高兴的亲了他一口,不知疲倦的凑过来。

        第二天一早,徐福贵强忍疲惫,起身穿好军大衣,走出房屋,先抽了一根烟提提神。

        此时天才蒙蒙亮,村子里很安静,平安倒是醒了,它估计是不知道主人要走,依旧高兴的摇晃着尾巴。

        徐福贵摸摸狗头,将香烟掐灭,收拾好后,吃了早饭,在家珍的目光下,提着柳条箱走出了村子。

        待周围没人后,他将柳条箱放在空间里,一身轻松朝县城走去。

        再次前往远方,心里没有半点儿惶恐,出远门对他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件大事。

        来到县城,进城门前,将空间里的柳条箱拿出来,箱子很轻,大部分东西都被他放在了空间里。

        没有着急去汽车站,径直来到陈府。

        “家明,收拾好没有,收拾好我们就走。”嘴里叼着香烟,徐福贵来到后院。

        陈家明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决定离开县城,去毛熊学习西医。

        陈家明答应一声,提着两个很大的柳条箱子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骚包的白色西装,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

        徐福贵砸吧两下嘴,“家明,你还怪求帅的,出门在外可得看好钱包,别让人偷了去。”

        陈家明嘿嘿笑了一声,转头道:“爹,小玉,那我走了?”

        苏玉不舍的看着他,为他整理了一下领带,“真的要走?”

        陈家明眼里闪过一丝挣扎,但最后还是化为浓浓的坚定,“要走,不过我一定会回来的,小玉,你和孩子等我。”

        苏玉没有说话,这一去,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她心里已经做好发生各种情况的准备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是陈家的种,可怜自己的孩子,一出生便见不到爹。

        陈礼平看起来兴致同样不高,张了张嘴,只是说道:“在外面照顾好自己,要是学不会,别逞强,回家来,爹养你一辈子。”

        陈家明咧嘴笑了笑,“爹,我一定能学出个名头来。”

        陈礼平不再多说,年轻人有冲劲是正常的,他们做事前很少考虑没成功会有什么后果。

        “行了,走吧,看见你就烦,在外面多听你姐夫的话,身上的钱看好,别掉了,唉,我们也联系不上你。”

        陈家明突然放下柳条箱,双膝下跪,重重磕了三个头,起身的时候,眼里含上泪水。

        陈礼平挥挥手,“走吧,走吧。”

        徐福贵对陈礼平点点头,提着两个柳条箱转身离开陈府,陈家明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来到汽车站,心里不由产生一丝迷茫和惶恐。

        徐福贵给他递了一根烟,沉声道:“做了决定就不要瞻前顾后,埋头向前冲就行了,哪怕撞了个头破血流,但你起码在前进。”

        陈家明点燃香烟,看着眼前成熟高大的男人,发自内心道:“姐夫,你和之前真不一样,变得有文化多了。”

        徐福贵没有搭腔,看到汽车司机代小中后,拿着香烟走过去和他打招呼。

        一番寒暄,代小中拍着胸脯,“徐大哥,你以后要写信尽管寄到地区的汽车站来,也就是顺手的事儿。”

        靠着送信,代小中每次都能在陈礼平手里得到不少报酬,这种差事儿他巴不得多来几件。

        很快,汽车后方点燃木柴,熊熊火焰开始燃烧,为汽车提供动力,在代小中的吆喝下,众人将行李绑在车顶,坐上汽车,汽车缓缓发动,朝文昌地区前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