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吧 - 历史军事 - 当游戏医女NPC穿成古代小寡妇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一章 断水断粮

第三百零一章 断水断粮

        听人骂完一通之后,林杏眼神发寒。“易容术……苏小小,你果真是早就设计好了!”

        “那没办法,谁让乌木那厮不小心,也碰着了我呢?”

        “落在我的手里面,他怎可能会有好活?但就让他那样白白的死了,倒也是有些浪费,索性不如送给你啊!”

        “呵……”牢房之中传来女人的媚笑。

        站在外面把风的狱卒听到之后,身子都跟着颤了颤。

        好家伙,里面究竟是说了些什么,笑声会是这样的好听……他这身子骨,都快要酥麻了呢!

        反观周宴,他也没能好到哪里去。

        烛影本就摇曳,如今又是被面前的男人,挡去了大半。

        李恪来了。

        他直直逼停到周宴的跟前,开口即是嘲讽与奚落。

        “周宴啊周宴,你竟然也有今日!”

        李恪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只是端看了几秒,便是转了转眼眸,开始思索起来。

        “让本殿下想想,该如何的处罚你,才是最妙的。”

        “私藏火药,私用火药,这罪名可是不小呢!”

        “你可知道,父皇他究竟是如何态度。本殿下与他提起之时,父皇那张脸,都变青了……”

        无论李恪如何的说,周宴始终是一言不发。

        像是未曾听闻一般。

        他如今仍处在弱势,又是被李恪算计到了这一步,会被他嘲讽、奚落,再自然不过。

        没必要因为李恪的这几句言语,而有所动气。

        最该想的,是何时才能从此处离去?

        直到人废话够了,周宴才是动动眼皮子,漫不经心的看向面前的人影。

        “可别忘了,我手中,还有你的把柄。”轻飘飘的一句话,确实点醒了对面的男人。

        当即,李恪目光一冷,直勾勾的盯着周宴。

        “你还敢要挟我?”

        “人都已经在牢狱之中,不知哪一日就见不到太阳的人,也有这个胆子要挟我?”

        李恪只觉得有几分可笑,正欲开口,却被男人的话堵了回来。

        “但凡传出我有了什么事端,我那群手下也不是白白养的。”

        “只要敢对我们动手,手下们便会立即散布出去!”

        间隔几道墙,林杏那边也同样是脆生生的说出这番话来。

        而站在原木之外,浑身自由、且面容精致的女子,脸上浮现出一丝错愕。

        “你倒是想的齐全!”

        苏小小冷哼一声,气得拂袖而去。

        她方才与林杏说了那么多,都是敌不过林杏的那句话的。

        的确,她现在是要有所顾忌,林杏他们的手中拿捏着太子李恪的把柄。

        李恪心里面更是有些发慌。

        如今向是被周宴攥住了命脉一般,他直死死的盯着周宴,却半天没再说出什么话来。

        就算再放狠话,到这时,也似乎都是没了意义。

        有把柄在他手,李恪也决定暂时放过周宴。

        从牢狱中出来的李恪,撞上了同样是面色不好的苏小小。

        而此处有不少的狱卒来回交接,并非是说闲话的好地方。

        二人相视一眼,就这般的,匆匆离去了,向是从未曾来过。

        回到太子府上,李恪气的大拍桌子。

        “还敢反过来威胁本殿下,给本殿下等着瞧,早晚一日,要你求死都不能!”

        咬牙切齿的骂完,李恪突觉口干舌燥,便伸手要摸起茶杯。

        确实摸了个空。

        李恪更气,又要开口骂时,面前出现一双娇娇嫩嫩的小手。

        原是苏小小。

        她手持一杯凉茶,盈盈的递到李恪的口边上。

        “殿下莫气,消消火,他们二人已经身在牢狱之中,你怕些什么?”

        “不过是时日问题罢了,看谁能够耗得过谁!”

        苏小小心中也是憋气的,可如今回了太子府中,她稍稍想明白了一些事。

        难得有见苏小小待自己这么好的时候,李恪脸上的阴郁慢慢散开,他反手拉了那椅子,让苏小小坐下。

        “那你觉得,该如何对付他们啊?”李恪面容诚恳问到。

        他现在当真是恼火至极,也着实是想不到什么好的法子来。

        苏小小唇角微微勾起,如今目光永远的落在大厅之外,那颗迎风而摇摆的珊瑚上,“这还不简单。”

        “他们说有手下可支使、可听从,那就先从周宴身边势力开始动手。”

        一番话下,李恪连连点头,“真是妙啊!你也当真是个妙人,就这么办!”

        在太子府中稍作休息后,李恪立即起身,又重新前往牢狱之中。

        但他并未曾往里去。

        暂时,李恪还不想要看到周宴那张气人的脸庞。

        他只是从怀中掏了些许银子,悄悄递给了狱卒,交代起来。

        “今日送过来那两人,我要他们滴水未沾,口粮也不得有,懂吗?”

        狱卒看到那么些碎银,眼睛都直了,哪里顾得上什么本分?

        笑呵呵的接过银子之后,狱卒连声点头。

        “殿下请放心,奴才定会照着您吩咐,如实照办!”

        李恪便什么都没再说了。

        如今心情极好的回转过身,就准备这样的离去。

        当日,牢中的林杏与周宴当真是没喝上半口水,没吃到半口饭。

        狱卒得了命令,自然是要将断水断粮这一事执行到底的。

        周宴和苏小小如今也猜到了。

        半日未曾进水,两人的口边都有些发干。

        林杏刻意的朝着潮湿角落偎去,这样,还能够好受一些。

        两人不知,这种日子究竟要持续到何时?

        却在一炷香过后,有一狱卒带着饭到了二人的跟前。

        彼时,远在外面的顾长义,看了看天色,也回看了一眼牢狱那边的方向。

        他现在是没有办法过去探望两人,但他安排的狱卒,应当是悄悄的过去送饭了。

        这也算是他最大程度上,能够帮到二人的事情吧?

        此事上,本就是他有愧于周宴与林杏二人。

        “唉!”顾长义一声长叹。

        但愿他们二人能够尽快的从里面出来。

        “喏!”狱卒的态度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如今正准备将饭拿出来,放在周宴跟前。

        粗糙的大手绕过那圆木桩子中间的空隙,就要把饭放在那里。

        可不曾想……就在这时,牢狱中的男人抓住了他的手!

        狱卒心中咯噔一下,下意识抬头看去,正好是与周宴的目光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