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脸男被这架势吓得要哭了,一边拽着裤腰不让裤子掉下去,一边害怕的要逃走。

“我不知道。”方脸男头摇的就像是拨浪鼓。

华容以为他不肯说实话,作势就要将他的头砍下来。

这间道观很简陋,只有一间小屋子和三个蒲团。一个蓝衣道士站在其中,嘴里念念有词。在道

扯到腰带的谢芫将其展开,一枚红色的拇指大小的水晶球滚了出来。她将水晶球捧在手里,发现里面盛着的竟然是血,方才的血腥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方脸男认真的点头。

方脸男将将落座,四个人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周围,并且眼神中带着杀气,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默念咒语的声音。他以为自己叫的神仙显灵,慌忙转过头去,就见一座道观凭空出现。

走着走着,他的眼前竟然赫然出现一道墙壁!

方脸男被这几个人吓得够呛,此刻也不敢说什么谎话,双手举起来惊恐道:“这个是我从道观里求来的,据说可以辟邪。”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别杀我啊!”方脸男吓得嗷嗷直叫,连连恳求道。

其他二人也注意到此人,目光扫过便走了过去。

“道观卖这种东西?”谢芫惊讶了,仔细观察着血液上蠕动的的恶灵。幸好他们发现的早,要不然这个方脸男的精气恐怕要被吸走了。

看着一桌子人大眼瞪小眼不说话,慕弘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当即捧着茶杯喝了两口茶,思索着该如何转移话题。

他长了一张方脸,眉骨非常高。虽然是凡人,但是身子周围的血腥气异常浓烈。

“说,这个是哪里来的?!”华容冷着一张脸问道。

没想到那个影子仿佛跟上了他,一会儿出现在前面,一会儿出现在后面。他觉得一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吓得酒清醒了大半。

他懊悔的蹲下身子,颤抖着在心里将各路神仙都念了一个遍。

这是在大街上,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堵墙。他的心里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慌忙转身要跑。但是没跑出去几步,步子再次被墙壁拦截下来。

几日前,他与久未相逢的朋友喝酒到子时,出来时外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他醉醺醺的走着,步子摇晃几乎站立不稳。

鼻尖处一阵血腥气飘过,谢芫也发觉了不对劲。她顺着慕弘嘉的目光看去,就见一穿着粗布麻衣的方脸男走进来。

突然,不远处的街角有什么一闪而过。他惊了一下,想到之前在齐州城闹鬼的传言,也就不由得加快脚步,一心想着赶紧回家。

慕弘嘉托着下巴思索一阵,冷声问道:“那个道观在什么地方?”

这下他彻底慌神了,明显是遇到鬼打墙了!

慕承邺摆摆手,示意华容不要冲动。他在方脸男对面坐下,目光灼灼一字一句的问道:“既然如此,你告诉我为何你能找到那个道观?”

慕弘嘉在桌子周围设下结界,外面的凡人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没有人回答,眼神中的杀气更加浓烈。

华容眼疾手快一个跨步到了方脸男身后,抽出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吓得不敢动弹,哆哆嗦嗦的道:“我,我真没钱。”

谢芫闭上眼睛闻了闻,紧接着目光集中到他的腰带上。她一拍桌子,二话不说的将他腰带扯了下来!

他目光扫到大门口处,不由得冷漠下来,警觉的想去摸腰间的法器。

他紧张的扫视一圈四个人,确定他们年纪都不算大后,结结巴巴道:“请,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是机缘巧合。”担心他们不相信,方脸男只能将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 我把魔尊养歪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