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韵:“……”那还用说!

见卫嘉树娉婷而来,丽妃笑靥明媚,“不必拘礼,过来坐吧。”

丽妃虽如此客套,卫嘉树却不敢失礼,连忙行周全了礼数,才细步上前,坐在了丽妃身旁的汉白玉石墩上,那石墩上头分明还铺了厚厚的圆形软垫,坐着很是舒服。

路惟忠白净的脸蛋上也挂着几分疑惑:“奴婢问了,传话太监却什么都没说,只说是私事儿。”

宽阔的殿前庭院中栽植了成片的芍药,眼下时节,是芍药开得极盛之时,一眼望去,姹紫嫣红,再加上错落有致的紫薇、海棠、玉兰,再配以假山流水,倒也丝毫不俗艳,只叫人觉得富丽堂皇,满是皇家瑞气。

皇帝没了脑袋,她觉得顺眼了不少,于是拿起画笔,开始重新画,然而才画了两笔,卫嘉树就开始犯懒,于是嘟囔道:“算了,反正皇上不急。”

卫嘉树心里美滋滋,又与丽妃商谈了一些经营上的细节,而后揣着丽妃给的六百两分红,满载而归。

卫嘉树一喜,连忙道:“我知道了,过了午便去荣华殿请安。”

“不知娘娘传召嫔妃来有何吩咐?”卫嘉树面带微笑,目光瞅着桌上各色杂乱的账册,只觉得脑袋发胀。还是旁边的那几盘小点心更顺眼些。

竹韵磕磕绊绊道,“可您铲掉的那可是——”那可是皇上的龙首啊!

丽妃的荣华殿虽然距离皇帝的宣政殿略微远了些,但亦是这行宫数一数二的巍峨华美。

卫嘉树猫在清凉殿躲懒了歇了好几日,才再度拿出那副皇帝的画像,着手修缮。

卫嘉树淡淡说:“有什么好惊讶的,油画就是这样,哪里不好铲哪里。”

私事儿?那看样子多半是第二笔分红到了。

她如今与贵妃平分宫权,愈发少不得银钱收买上下,此番健康馆经营,虽说也少不得分给家族一些,但到她手中的也有四五成之多了。

可惜的是,人还没回到清凉殿,就被贵妃宫里的首领太监半路截住了,“贵妃娘娘请卫美人去一趟鸾华殿。”

丽妃也笑容得灿烂,“最要紧的是卫美人你蕙质兰心,能想出这么好的东西和这般周全的经营之法。”

侍立在一旁打下手的竹韵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小主,您——”

健康馆的生意随着天气日渐炎热也愈发火热了,眼瞧着账目翻番,丽妃也是高兴得紧。

而丽妃正坐在假山之畔、流水之侧的四方小亭子中,吃着茶,翻阅着账册,身边还侍立着四五个太监宫女。

鸾华殿是贵妃在大宣宫的避暑宫苑,紧挨着皇后

丽妃笑容明媚而端方,她搁下手中的账册,理了理自己绣满了缠枝牡丹的袖口,“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说着,她抽出其中一本账册递给了卫嘉树,“你瞧瞧,这两个月的收益,都赶上春季一整个季度了!”

卫嘉树咽下口中的柔软的麻薯芋泥团子,“哦,丽妃找我有什么事吗?”

竹韵默默将那没有脑袋的画作盖上一方绸布,省得惊吓到底下小宫女,然后默默给自己小主端了一盏桂花蜜炖奶,并几盘精致的小点心。

这时候,路惟忠扬着俊朗的脸蛋走了进来,躬身道:“小主,丽妃邀您午后前往荣华殿一趟。”

卫嘉树吃着喝着,嘴上小声嘀咕:“比起宣政殿御膳房厨艺,差了些……”

可是她越看越觉得无从下手,索性拿起小铲子,刷刷刷,把皇帝的整个狗头都给拆掉了。

于是一头瘫在了旁边的贵妃榻上,活死一条咸鱼。

卫嘉树一喜,果然是健康馆的生意大有起色了,她装模作样翻看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就知道,这门生意,交给娘娘打理,必定能日进斗金。” 大清良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