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也没有和他多争什么,倒不是不想要那些纸张,而是因为心里大概已经默认:不论多贵重珍惜的东西,她拿着和封温纶拿着,本质上并没什么两样。

林初和封温纶照实回答了。说到白苍术的那些熊孩子行为时,封温纶笑得直不起腰,蓝隐的脸色则是肉眼可见地黑了下去。

这次真的不能怪蓝隐脾气不好,要她接受自己的身体曾在不久前像个孩子那样地撒泼胡闹大哭,确实是太为难她了。

回到蓝氏暂时安顿下来以后,他们开始差人去青龙族和白龙族白氏告诉

木屑与灰尘在空中翻飞,有点呛人。

封温纶也随着她的喊声朝塌上的蓝隐看过去,果然看见蓝隐已经醒来了,正缓缓地坐直身子。

和她相比,此时的封温纶就显得没心没肺多了。他看着倒下去的蓝隐的肉身,感叹道,“忽然觉得……白苍术这小孩也挺可爱的。”

因为蓝隐和林初两个人都是居住在蓝氏的,封温纶便也跟着她们先到了蓝氏。按他的说法,是自己好心不想放下仙力没完全恢复的蓝隐和本来就不怎么强的林初不管,这才同路护送的。

没忍住问了句,“你不要?”

值得庆幸的是,躺在榻上的蓝隐也在这巨响当中慢慢苏醒了过来。她仍然醒得很安静,不过这次林初第一时间就和她对上了视线。

不过她最终也没有出言发表什么想法,只是黑着脸运了运功。

她很难想象几千年前小小的白苍术经历过多少同仙龄的仙人们没经历过的苦恼和委屈,那些强者的苦,她不知道自己想不想感受,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机会感受到。

“你醒啦!”林初惊喜地喊。

林初想着白苍术的最后一句话,心中有些感叹。

现在白苍术又让她明白,有些时候,力量越大,反而是越辛苦的。

林初捂着嘴笑个不停,封温纶黑着脸说一定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

封温纶对她的谦让感到意外,何况这还是在他刚打趣完她以后。

蓝隐的灵识既已回归,三人没有再在人间多呆,启程往仙界返。

蓝隐摇头,“不用了,已经记下个大概了。”

复述事实和取笑蓝隐这两件事都做得差不多了,封温纶才终于认真起来,把白苍术留下的那几页纸交给蓝隐看。

直到后来和蓝隐他们都很熟悉了,她才明白,无论力量多强大,其实都逃不出某些制约。

蓝隐表情淡然地前后翻了几遍,交回到了封温纶手上。

“这次又是谁的灵识?我这次又睡了多久。”蓝隐用近乎陈述句的平静语气发问。

封温纶被噎了一下,无语地把纸收回到自己的口袋。

随着白苍术灵识的消失,蓝隐的仙力又回来了一部分。此时的她运起功来杀伤力已经是蛮大的了,只见那被封温纶拆得只剩一半的门变得四分五裂,几乎一点不剩。

林初和封温纶心照不宣地在椅子上分别落座,他们也没有干等着,时不时会聊聊天研讨一下白苍术留下的术法。封温纶跃跃欲试地要使用其中一个术法,然后用力过猛,把厢房的门给拆了。

“白苍术可不可爱不知道,留下的东西可爱,是吧。”她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封温纶。

接下来就是静等蓝隐的灵识醒来了。

封温纶嘿嘿一笑,没有否认。

最初的她以为,只有弱者会有许多烦恼,像蓝隐他们那样的强者,都是可以完全凭着自己心意做事的。

封温纶一边说一边把白苍术留下的写着术法的纸收进了口袋,如此见利眼开之举,成功收获林初的一记白眼。

林初忍不住在心底咂舌,替门感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她把仙界历史改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