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道纤细的身影果决的挤开人群,把包放在边上,跳了下去。

乔念脖子被抓了一把,耳后火辣辣的痛,她在水里也没法安抚惊慌的小孩子,只能咬着牙,声线低沉的唬人。

那孩子一双眼睛湿漉漉跟漂亮的黑宝石般,似乎听到了她的话,抓她的动作幅度都小了。小脸倒是被水中淤泥弄得脏兮兮,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

乔念没跟着回漯河县,怎么跑这里来了

掉水里的小孩子溺水后自身意识模糊,抓着她脖子扑腾个不停,再这样下去,只会连同她一起被拖进水流形成的漩涡里。

她说着,拿出手机,一副热心肠打电话的模样。

乔嗔见他来,嘴角抿起一抹羞涩的甜笑,摇摇头“我没事。”

怎么办,她都打电话让傅戈过来了

乔念趁着他动作小了,在他后颈上拍了下,利落把人打晕,一只手抱着他软下来的身子往岸边游

可这么多双眼睛期盼的望着她,她又不可能拒绝,乔嗔假惺惺的咬着唇,水眸柔柔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我只在暑假班学过几天,水性也不好下去不一定能把人救上来。不然我叫傅戈哥哥过来吧,他也在附近。”

下面水流湍急,乔念下水了才发现想把人带上来没那么容易。

被站在她旁边一个大人听到了,老人家喜出望外问她“小姑娘,你会游泳太好了。那孩子快被淹死了,你救救他吧”

乔嗔望像桥下面的水,江水不可能和高档游泳池水一样干净,她一看到浑浊的江水,立刻蹙起秀眉,水眸飞快闪过嫌恶。好脏,水流还那么急,她下去指不定会有生命危险,她才不会为了个不认识的小孩子冒险。

乔嗔同样惊讶地张大嘴巴,实在没想到才在水榭轩遇到的人又在这里遇到了。

“嗔嗔,你没事吧”

乔嗔的两个同学立刻眼睛放光,忙不迭地答应“谢谢傅戈学长。”

傅戈松口气“没事就好。”

傅戈先到。

大家都想救人,奈何没人会水。

神情焦急地快步挤进人群,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乔嗔和她的朋友们,箭步走过去。抓住乔嗔胳膊,俊容担忧,抓着乔嗔上下检查。

“再动,再动我就揍你了”

他这才跟乔嗔身边的朋友打招呼“你们好,刚谢谢你们帮我照顾嗔嗔了。等下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好几次浪打过来,她怀里拖着个人,只能硬喝几口河水

乔嗔家出了个假千金的事绕城一中的人都听说了,还听说假千金的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了,是个漯河县的穷老师。

水里浪头打的高,眼看着挣扎的小孩子要被水淹没了。

“乔念”跟着乔嗔来的女生中有人把乔念认出来了,惊叫一声,跟打电话叫傅戈的乔嗔道“嗔嗔,那不是你姐吗”

围观的人打电话报警的报警,想办法找绳子,盆子之类能飘起来的东西的人找东西

老大爷嗓门不小,这一嗓子吸引了周围的人望过来。

在她旁边的老人家很想说现在打电话叫人哪儿来得及,可人家明显不愿意下去救人,他只能站在路边上干着急。

桥边。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