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老爷子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小孩子家家的,模样不重要。”

她掐紧手指,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不敢置信的呢喃:“姐她爸妈不是漯河县的人?唐奶奶怎么会认识?”

而且唐薇那个态度,不只是认识,甚至对乔念身边的老头还透着一丝刻意亲近!

一直到乔念跟着江老爷子一行人都走了,她才恍惚回过神来,听到自己奶奶在问那位地位不凡的唐奶奶和唐姨。

唐薇立刻取下手腕上的串珠硬是塞到乔念手里,一边还愧疚的说什么:“唉哟,念念真乖。我不知道你爷爷今天带你在这里吃饭,知道的话肯定好好给你准备个见面礼。这个串珠我戴了几年,是我前几年去普照寺找悟明大师开光的东西,你不要嫌弃。”

特别是何玉娟和乔为民他们,面色青紫交加,乔为民更是站在原地搭话也不是,不搭话也不是。

江老爷子看到一行人,人逢喜事精神爽,声音洪亮的笑道:“回来接我孙女。”

后面唐薇说什么,她都没心情听。

走神的乔嗔和乔家人都听到了绕城一中的名字,乔嗔这下嘴唇上仅剩的一点点血色都没了,差点站不住。

何玉娟疑惑道:“什么朋友啊?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

“平时很少走动就没特意提起。”唐薇和何玉娟关系不错,但乔家毕竟够不到绕城真正的顶流上流圈子,江家那位老爷子又和上头有些关系,连她都要谨慎对待,她便不好把对方的身份透露给不相干的人知道,只笑笑道:“算起来,江老还是我半个老师。”

唐薇送了见面礼,心满意足的跟老爷子寒暄起家常。

乔念,她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他们这些小辈听过名字,但很少见过本人。

乔家一行人包括傅夫人在内,全部看的目瞪口呆。

但真要说起最厉害的几家人,江家和唐家绝对算得上顶尖,还有沈家,傅家只能算勉勉强强挤得进这个圈子。

只是后面老了,身体越来越差,十年前搬到了京市疗养,此后很少回来。

乔念推脱了好几次,推脱不过,再加上江老爷子开口,她勉强把东西收下来。

江老爷子没隐瞒,随意的回答:“绕城一中吧。之前她休学了一年,只有重新选个学校。我问了她,她觉得绕城一中还可以,就暂时让她留在这边上学。”

想当初她考高中时家里费尽心力才拿到绕城一中上学的名额,对方却轻飘飘一句话,巨大的落差感让她神情都恍惚了。

绕城一中?

“快读高三了。”江老爷子笑盈盈回答。

唐薇不知道他们和乔念的关系,随口回答道:“喔,你说江老?一个老朋友。”

因为江家和京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江老爷子年轻时也是绕城了不起的风云人物。

“刚才那个老爷子是谁啊?”

唐薇看了看乔念,问:“在哪儿读书啊?”

乔嗔此刻如同被雷击中,一张娇容白得跟纸似的,煞白一片。

乔念要去绕城一中上学?!

……

乔念眉宇微动,乖乖的喊了声:“唐奶奶。”

冰肌玉骨,眉宇出众。

他嘴上这么说,脸上可藏不住的骄傲,跟乔念介绍:“念念,这位是唐奶奶。”

“就是这位小姑娘,模样长得真好!”她没夸张,江家人都长得不错,但眼前这个女生那长相…怎么说,绝了!

这几家人里,江家为首。

“孙女?”唐薇朝着他身后默默帮他推着轮椅的乔念。

唐薇跟江老爷子聊了几句,就问到了乔念身上:“看念念的年纪在读高中了吧?”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