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定主意,陆羽便不再犹豫,抬眼一一扫过台下的工人,猛地提高音量,朗声道:“飞机是来接大家的,没人有资格决定,谁走谁留。”

明灭不定的火光中,歌声四起,火堆旁支起了烧烤架,很快,一阵阵烤肉香味扑鼻而起,萦绕在每个人鼻尖。

不远处的高台阴影下方,陆羽和老兵何建国并肩而立,趴在栏杆上,怡然望着下方欢乐跳舞的人群。

他早就是有家室的人了,外边的野花再香,也不如家花。

卓亦凡和老何同时赞成,林秘书再反对,也无济于事。

伴随夜幕降临,工厂外面的空地上燃起一堆篝火,黑人兄弟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但如果操纵者是陆羽,那一切就变得不一样!

不过,陆羽完全没这个意思。

“在这地方,吃得好,景好,姑娘也好啊……”

“班长同志,你可别给我乱点鸳鸯谱,我已经有老婆了。”陆羽散懒一笑,冲他举了举杯。

“哈哈,不说了,你们

明明之前还愁眉不展,为了上飞机挣的头破血流,剑拔弩张,甚至陷入绝望的深渊中。

广场上的热情喧闹,和高台上的冷清静谧,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看似鲁莽,就他们这点人和人家雇佣去兵打,无疑拿鸡蛋去碰石头。

一转眼,没等把这个实际问题解决,他们又被现场气氛带动置之死地而后生。

陆羽虽然和老爹素未谋面,但是介于前世电影上的印象,此人的心狠手辣和骄奢狂妄,他还是十分深刻的。

既然逃不掉,何必再去谈论能不能离开的问题?不如在直升机抵达之前,把所有的安全隐患全部剪除。

非洲的黑人大兄弟们,就如同他们天性一样,永远保持着积极乐观的态度,这是个很神奇的民族。

身体也随着下方歌曲,随之舞动了两下。

他知道后者嘴里指的姑娘,就是女医生瑞秋。

何建国背靠在栏杆上,仰头望天,嘴角牵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暗暗叹息:“如果没有战争就更好了。”

何建国扫了他一眼,满脸习以为常:“这些黑人天性如此,始终对生活抱有积极乐观向上,不管面对任何苦难,和贫穷战争,只要给他们一堆火、一壶酒,他们就能给你挑起来,就这样……”

有那时间泡妞,给自己找麻烦,还不如多看看书呢,何必去找那份罪受?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何况,他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边说,老何边转身,那张略显沧桑的黝黑严肃的面容上,呈现出几分活泼。

大家都在欢声笑语的庆祝,火苗咧咧窜动,映红在场每一个黑人的脸庞,笑容纯粹。

陆羽斜了这老家伙两眼,笑容揶揄。

两人谁都没说话,静静趴在栏杆上,瞳孔中映衬着篝火的火苗摇曳窜动,明灭不定。

一句话,便敲定了现场的局面。

这是一场面对面的博弈,逃不掉,就只能去面对。

“明天,大家一起走,妇女、儿童上飞机,男人跟我走!”

陆羽决定,就这么来,毕竟这也是目前唯一能够保全他们的最有效的办法。

为达目的誓不罢休,喜欢把一切玩弄鼓掌之间,这样一个毫无人性的佣兵头子,会眼睁睁看着他们从眼皮子底下离开?

只要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望着下方欢快起舞的黑人大兄弟,陆羽脸庞挂着一抹淡淡笑容,感叹道:“这些人在一个小时前,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可转眼间,他们就把一切都抛在脑后,高兴的在这里跳舞,不得不令人敬佩!”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最新章节!